快捷搜索:  CtKK  朋友圈  千年之恋  抖音  文案  肝胆传奇  xxx  MoniqueSke

血衣劫

[摘要] 随着这孤舟,慢流入那烟雨朦胧的江南小镇。一座没有雕栏玉砌,也没有金玉相饰的古桥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岁月留给它的是那无尽的伤痕,而桥头孤零零的系着一个早已锈迹斑
  随着这孤舟,慢流入那烟雨朦胧的江南小镇。一座没有雕栏玉砌,也没有金玉相饰的古桥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岁月留给它的是那无尽的伤痕,而桥头孤零零的系着一个早已锈迹斑斑的同心锁,伴着江南独有的丝雨轻融入这小河的韵律与那微风拍在枝头的轻鸣,仿佛一个牧羊人用着那哀婉的笛声般倾诉着他们的爱情。
  “他和她相识在这桥头,真为顶级杀手的他和太守明珠的她本不应该相爱。但是因为一个缘字,初见便是终生,在这座江南小桥上私定终生。那夜,月光只有那无穷似的皎洁,一道道银辉轻柔的宛如九天玄女的玉手。而流水仿佛弹奏琵琶般发出时而清脆时而低沉的声音,月光洒在水面,泛起阵阵涟漪,是那般的唯美却又迷幻。他第一次不是为了杀人而用剑,剑与他在月光的映衬下翩翩起舞,犹如一只娇俏的蝴蝶儿般,优雅、迷人、飘逸……不觉间,一舞已罢,一阵清风拂过。月儿映在他白皙的脸庞上,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随之轻舞着,一缕发丝粘在他那多一分少一分都会让人惋惜不已的唇上,高翘的鼻子如天上的星河般倾泻而下,炯炯有神的眼睛是那般的深邃,而眼角一丝怎么也抹不去的忧伤更是让人心疼,他仿佛这黑夜里的精灵,黑夜把他衬托的毫无瑕疵。看着他,她痴痴的笑了。
  那晚,他对她说:‘当我卸甲归田,汝可愿陪我隐居山林?’
  绯红漫过了她那羊脂玉一样柔白的脸颊和那素白的长衣交相辉映,美得那般惊心动魄,她低下了头,朱唇轻启,合着羞红的脸呢喃道:‘今生今世只恋君。’
  他很快便回来了,事情是那样的顺利,顺利到他都无法相信这还是那平日里冷酷无情的师父。
  他满心欢喜的来到了太守府,可眼前的一幕幕却让他震惊了:太守府中,血水四溅,人们的表情还停留在那仿佛经历了十八层地狱的惊恐中无法瞑目,残肢断臂,血肉横飞。
  他颤抖着,走到了她的闺房,看着屋内,他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流着。她安静的半跪在哪里,轻轻抬首,像在望着窗外,而那本来洁白无尘的素衣早已被血浸染的鲜红。她似化蛹成蝶般翩然起舞,一身血衣好像在诉颂着一曲情思,离殇的挽歌。她的身前,留着几行还没有彻干的血书:
  夙生独此舞,
  血蝶俏翩然。
  纵身落九幽,
  君颜仍不忘。
  愿君勿为我寻仇,否则九幽泉下亦难眠。今生我为君凋零,来世仍愿因君折。
  他静静地跪在哪儿看着她那已经冰冷的娇颜,她那苍白的脸颊与微蹙的眉梢,他的心像琉璃般渐渐的碎裂。他带着她,缓缓地离去……”
  “你呢?觉得他没为她寻仇杀上师门,对吗?”眼前这个满头银发却不难辨认出年轻时神俊非凡的老人用似乎有着几分希冀却又好像早已心死的目光看着我,用颤抖的语气问着。
  我想了想,这才有注视着这老人,轻笑道:“他是对的。”
  老人的眼眶变得通红,他用力看着我,好像要把我牢记住。紧接着,他带着几分激动,几分感激的说:“谢谢你,我也该去继续陪她了。”说罢,便蹒跚着走向那身后远处的老屋。不觉间,便已是黄昏了。在落日的余晖下,老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很长……这落日独有的腓红洒在了老人身上,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血色的素衣,一时间,我为眼前的景象所沉醉,痴了……
  断肠,幽魂,一曲琴殇,两世情深,纵然身披血衣,恋君仍无悔。
                   白樱

(责编:admin 来源:爱情文章)

爱读吧大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tybook@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