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CtKK  朋友圈  千年之恋  抖音  文案  肝胆传奇  xxx  MoniqueSke

地老天荒

[摘要] 篇一:彼年豆蔻,谁许谁地老天荒“回忆是一座桥,却是通往的牢。”短短数字却是悲极可伤,念往昔,午夜梦回,多少喜乐悲欢,多少甜情蜜语,梦醒时,青丝犹在,一缕幽香远,物
  篇一:彼年豆蔻,谁许谁地老天荒
  “回忆是一座桥,却是通往的牢。”短短数字却是悲极可伤,念往昔,午夜梦回,多少喜乐悲欢,多少甜情蜜语,梦醒时,青丝犹在,一缕幽香远,物是人已非。
  ——题记
  本过客,中有千千结,恍然发现,当你真正想去忘记一个人的时候,才知道那个人已经刻在心里,注入骨髓,生生世世都无法遗忘。如果可以,多想一觉醒来,你就在我的身边,我们什么都没有变,还和以前一样。
  面朝,春暖花开,如今已是阳春三月,这场,掩埋了多少痴情不惘,封尘了多少情丝豆蔻。然,清风萧瑟中的我,独伫于双生河畔,看人世,跃然于眼,彼岸花开成海,此处荒草不生。
  浮生若梦,流年光影,回首爱恨终别离,细数一段时光的掌纹,回忆一场逝去的风华,远方那个让我牵挂的人,正如这岁月,悄然无声的从指间流淌着,一去不复返。
  回忆又像是一部褪的老电影,总会在凄清的夜里断断续续反复的播放着曾经那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依然记得那夜,你说我离去的背影你看着心很痛。如今,夜幕降临,我在这,你在哪,我一个人走在这繁华且陌生的城市,看这灯火霓虹,华光异彩。只是这黑夜早已带走了我们曾经许下的誓言。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必誓言。前尘过往,一纸凝殇,那夜,我抚琴西风,伊人红妆浅笑呢喃,凌兰水坝影双双。这夜,请允我再抚瑶琴奏清音,不道凄凉,不诉离殇,只为祭奠这份不能善终的情缘。
  似水流年,浮生恍如一场大梦,有如碧海浮萍,青云掠影。当皓月初上,清音婉约,风中拨弦的我,思绪乱麻一团,倏忽间的难过又幡然的涌出,那是刻在记忆里的那个年华,是我们一起在阳光下的清平。
  疼不疼?忧伤痛不痛?快乐随风逝,忧伤已平常,那些过往在记忆里的疼痛并不是无病呻吟,并不是年少强说愁,或许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别离的人才会懂得,那掩藏于下的惨淡才是最深的殇楚。
  昔日流光何蹉及,半载浮华半生情,往昔如阳光,照进我心里阴霾的地方,刺痛了忧伤,只是你忘了回忆,而我忘了忘记。
  杯酒难以诉衷肠,未语泪先流,或许,傻子才会悲伤,然而我确是里的那个傻子,所以我悲伤,总是在这夜里辗转反侧,多少个不眠的夜,深浅不一的印记,到了最后尽数付之一笑,是对物是人非的无奈,还是对流光似箭的无助。
  岁月安然,流年静好,这平淡的里,是你让我再生涟漪,满心欢喜。可是最后你怎么还是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是你苍白了我的等待,讽刺了我的执着,逝去的岁月,又怎么找得回来?你曾经的微笑静默如兰,永驻在我的回忆里经久不肯散去。
  我们曾携手的誓言,如今碎了一地,听见了某个名字,想起了某些事情,才发现这个城市的夜晚,竟然安静的让人心颤,其实我怀念的怀念不是你,而是你曾经给我的那个致命的曾经。
  喜欢的人,远远地看,喜欢的歌,静静地听,仅仅一个转身,却是一辈子,有些伤,是永远无法愈合的,请允我再一次站在你看不见得街角,默默的为你祝福。
  提笔血泪,泣殇。

  篇二:我是那么的爱你,直到地老天荒
  野外,风带着孤寂的雨,淅沥沥把我带到那个叫我无助和的地方,这里没有一个人来,就象人去楼空,一切都变得那么的荒凉。坍塌的房梁和瓦砾早已被荒草覆盖,偶尔裸露着一点残垣峭壁,象似在引逗我发生无尽的联想。我痴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这荒芜的一切,心里说不出那种痛的感觉。就象从那房倒人去的那一刻,把我的爱搁置在这里。我孤零零看着那荒漠的情景,心里说不出多么的悲伤。此刻我的心就象天空淌下的雨,泪哗哗的流淌。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那个叫我伤心又叫我想念的地方。雨还在下,我早已不知道什么是湿,什么是感冒,就往我想要去的地方走去。那些一人多高的蒿草淹没了我,我就象一个在荒芜中的开拓者,向前开拓前行。我好几次被蒿草和青稞绊倒,又坚强的爬起来,向着那裸露的峭壁残垣走去。这时我心里有一个信念,一定要走过去,虽然你不在这里居住了,可你和我曾经的爱,曾经的恋,还在这里。我真的放不下你,你对我的爱太深了,是那样的叫我放不下。就象那滴滴答答的雨在轻敲着的灵魂,想你在这里,爱你在这里,所以我就象被青棵牵引似的向前方走去。终于功夫不负有新人,我连滚带爬到达那个叫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也是我萌芽出土生根的地方。我一下象疯了一样冲了过去,爬在那残垣瓦砾上,哭个不停。我此时眼里那是这些残垣断臂的情景,而是你那栩栩如生的相思和身影,在我的哭声里铺排。就象此时这里就象我的爱情坟墓一样,我抱着那些失去的相思在哭,在叫,在撕心裂肺的喊。也许一切,都是老天的注定,在我最爱你的时候,你加得到了搬迁,这不是一次搬迁那么的简单,而是在割断你和我之间最美丽的爱。我无数次的捶打自己的胸口,咀嚼那天空掉下的那凄清的冷雨,目光象在悲伤的触摸那每一处萧索惆怅,我感到此时自己的沧桑,就象经历过最凄凉的蹉跎和煎熬。我眼前,此时全是你的身影,就象你活灵活现的出现。我捧着雨,就象捧着你的脸,我在惆怅的想,在孤独的念,就象密集的雨丝把我和这里的一切掩埋。
  我此时,真的无法走出这个叫人伤心又无助的地方,我彻底的被这里的一草一木包围,我已无法走出,就象你此时那美丽在我的梦里铺排一样,叫我生发无穷的想。仿佛我又回到当年,我们那美丽爱恋的地方,就象一本翻不完的书,在这里尽情的翻阅。这里有我们美丽,这里有我们的爱意,这里有我们最美丽的期许。一切的一切都在这里铺排。这里就象我们爱的最美丽的储藏室,叫我无声无息的想。这里没有干扰,也没有嘈杂,只有我一个人在海阔天空的想。也不知道何时我象被装帧在这里,也不知道多咱自己被画在这里。我此时就象一张美丽的油画张贴在那绿油油的青草上,周围有青稞藤蔓相连,围合成一个爱的。白的线条,凹凸起伏的曲线,黑白相间的美,都象画似的画在这里。就象你恬静的坐在那里,用你痴情的眼在描画。你就象在那美丽的甜点上,看到美丽在输出,那青松蔓草间的抒情,和动荡痴情摇曳的想。你就象此时穿越了时空的距离,在激情和浪漫里写就。你象在我弥漫的空间里想,撩起我魅力的诗韵,填补你相思的空白。你就象在平滑的玻璃上,感觉到真情奔泻的流淌,就象你的爱淙淙流淌在我的爱间,就象那轻敲的雨滴,打在我光滑肉体的玻璃平面上。还那么的溅起爱的水花,那一刻,我的灵魂也仿佛悠然脱离了我的身躯,在湿漉漉的雨雾里加入到你爱的行列里,就象沐浴着雨的洗礼,我和你都变得那么的美丽和轻盈。你此时就象美丽顽皮的孩子,在雨中看我的美丽。你伸出纤细的小手,在那绒绒的青草间,蘸弄晶莹的露珠,你还象看到傲立的青松,在你的眼前挺立。你较有兴致的去看,去欣赏。那美叫你垂涎欲滴,爱不释手起来。你此时就象在美丽间静听雨声和爱的缠绵声,我无法控制我对你的,就象我身上的每一个点,都是你输出爱的明证。我一看到自己的美丽,就仿佛看到你,就象你美丽的名字就挂在我相思的枝条上,任我尽情的摇曳和抒情。我象被你的爱捆绑,走不出你美丽的青稞栅栏。
  雨还在尽情的下,相思还在尽情的泼洒。我就象和你又回到当年的爱中,那样的缠绵依旧。我此时又象站在你家的门口,痴情的等待你放学回来。我最喜欢看到你学生清纯美丽的模样,就象你穿着那蓝白地的校服,飘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叫我爱恋不够,想个不够。
  美丽的梦总是做不完的,我就是那样的鬼使神差的去想,去做。没有什么能阻止我这样的,因为我是那么的想你和爱你,你的一切连带着所有,都是我梦想的天堂,即使你象花蝴蝶飞走了,我还是依然跟着你,不论你飞到天涯海角,我依然如故爱你,直到地老天荒。

  篇三:让爱静静的到地老天荒
  夜已深,还有什么人,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题记
  天边的暮色吞噬了夕阳,黑夜开始疯狂地肆虐大地,又是一个凄凉的夜晚风夹着雨痴迷的缠绵着,沉静的世界,诺大的房间里,单薄的身躯夹杂着悲寂提笔想写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而起?桌上一缕微弱的光线,映照着旁边咖啡杯里飘出的柔柔气体,仿佛一切回忆都连同这苦涩升腾在空气中。思绪从内心深处隐隐传来幽幽的低诉,往事、故人和归宿!前尘、今生和来世!
  都说,人生如棋,落子无悔,而我命运的棋盘从一开始就已经摆好,就像一朵花,从青春摇曳到落红成泥,命运决定了一切,今生,无力更改。时光走过,一年又一年红颜弹指老,所有的往事不管开心也好,难过也好,都在生命纷扰中安安静静地储藏在心里。只是,偶尔一个不经意间,走过某个熟悉的路口看到一个相似的背影,亦或者是一个孤寂的夜晚伴着一首悲伤的曲调,寂寞的回忆便像是伤感的电影片段在心田里一幕幕浮现。
  此时此刻,电脑里播放着林忆莲的《伤痕》,一遍又一遍的反复,那么的绝望,悲伤,凄凉,泪不知不觉中流出。有时候喜欢一首歌,不是因为有多么的好听,其实用心听的只是心情,就像无法忘记一个人,往往不是因为对方有多完美,而是心中有过多的依恋和执着。不得不承认,听某一首歌时会忍不住心中悲痛掩面而泣,不得不承认,心里面深深的住着一个人,在最遥远的咫尺间,就是那个人曾经支撑了生命里那些最阴霾的日子,于是,眷恋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滋生,演变成今生最遥远的爱恋…
  命运总是有意无意的作弄,而我总是不停地错,忘了初衷,忘了那个简单的却暖人心怀的初衷,而我们,总是不停地错过,错过前世又错今生。那一场繁华还犹如昨日,只是时光却已过了经年,唯有腮边滑落的泪滴暖暖的真实的融入记忆里,时常,会想,如若今生从来不曾遇见,那么此时的我和我流浪的心情又该在何处安放?每日里站在原地细数着那些时光残留的遗憾和伤痕,撕心裂肺的疼。无法控制地哭泣直到难以呼吸。
  岁月无声,这一路的情深缘浅,一路的悲欢离合,是一种痛是一种苦,而今生我却只能收起所有的情意,隐藏所有悲痛期待着来生再与你相遇。于是,想念便成了每日的必须,不入相思门怎知相思苦?想,是一种甜蜜的忧伤是一种痛苦的期待,念,是一种幸福的惆怅一种悲伤的无奈,于是,伤痕就那么深入骨髓的在心底烙下了印记,任凭光阴轮转依然疼了生命疼了年华。
  夜深了,咖啡渐渐凉了,曲终了,故事也将结束了,缘来缘去终是一曲凄绝的歌,经过了岁月的沉积越发的忧伤寂寞,而心海沉浮的路,终究一个人慢慢走…
  一个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悄悄地躲在岁月的角落里默默细数着伤痛,轻轻地说再见,一声再见再也难见,只是,爱,却一直都在,从未改变,改变的,只是时光。时光流转,有些痛,注定要埋没在岁月的尘埃里任由风霜雪雨的触摸,有些爱,注定了在生生世世的轮回里静静地到地老天荒…
  后记———
  【冬日寒凉,愿握一缕温暖点墨成蝶,飞进你胸膛,温暖你心房…我的爱,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篇四:许一世情缘,陪你到地老天荒
  光阴似箭,岁月如歌。站在岁月的枝头回望,你已不是当初的少年,青春被岁月磨平了菱角,水流花落,唯有你的爱,停留在原地,一直未变。
  ———题记
  冬日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我们背靠着背沐浴在阳光下,享受大自然的气息。怀揣着各自的心事。坐在公园泛黄的地毯上,虽然这地毯早已被季节褪换了颜色,落红满地,心中却没有丝毫忧伤,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你,也许,是因为懂得,这只不过是大自然规律,四季轮回,就像人的生命,生老病死,谁也无法逃脱,年龄只是过程,人人都要经历。
  光阴似箭,岁月如歌。站在岁月的枝头回望,你已不是当初的少年,青春被岁月磨平了菱角,水流花落,唯有你的爱,停留在原地,一直未变。
  八年,短暂的青春里有多少个八年?你就这样无怨无悔地等了八年,你说八年的时间不算长,你会等上一辈子,我狠狠滴丢下一句话,你等吧,等到哪天我和别人结婚了,你就慢慢后悔,到时候别怨我。你傻傻地说,如果我结婚了,你还是会等,等到我与别人离婚的那一天。我说你怎么那么自信,你说,这世上最爱我的人是你,你会用时间去证明。
  岁月静好,你却画地为牢。回想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你当大哥哥般看待,事事都对你依赖,而你,却把我当成唯一的爱。我虽然内疚,但已习惯了你的给予,也曾跟你说过,这不是爱情,是时间形成的一种习惯,习惯了对你依赖。你说,没关系,你愿意,什么都愿意,你只想看我每天笑,其他不重要,只要我开心就好。
  也曾为你的幸福着想,希望你离我越远越好,希望你不要为一份没有明天的感情困扰。于是,我想把你踢出感情的牢,一次次地对你无理取闹。你总是忍受着我的坏脾气,面带微笑,说小女子爱撒娇。对于你的坚持,我只能给你一个感叹号。
  爱情是什么?我一直很迷惑,书上说的一见钟情,我没有遇到,于是,我在茫茫人海里苦苦寻找,找来找去,还是感觉只有你对我最好,虽然我不承认这就是爱情,但我知道,你对我很重要。
  妈妈说,房子再大,你只睡一张床,存款再多,也不会带到土窝,人的一生,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什么情呀爱呀,那只是一种传说,年轻时的一种激情,激情过后归于平淡,相处久了便成了亲情,这就是生活。妈妈还说,女人这一生,能遇到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比什么都好,比什么都实在。
  靠着你结实的肩膀,扪心自问,人生短短,还有什么比一份真心更为重要?除了你,还有谁愿意为我等上八年?还有谁会为我赔上八年的青春?
  都说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我不想走到那一步。你说好希望听见我对你说出那神圣的三个字,哪怕是骗你,哪怕是敷衍,你也开心。我不想骗你,因为,我还没有确定这是不是爱;因为,我不想对你说些不负责任的语言。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走进黄昏,夕阳西下,不远处一对耄耋老人,相互搀着在公园的小路上散步,多么幸福的画面,你拿出手机,拍下了那一幕,你说,这就是你奢望的幸福。
  我知道你的心思,拉过你的手,很认真地告诉你,有话要对你说,你问我,是那三个字吗?如果不是,你不想听,也不敢听,没有给你任何反对的机会,我一字一字地念给你听:许一世情缘,陪你到地老天荒。你怔住了,这是你万万没想到的,我再一次大声说:傻瓜,我许一世情缘,陪你到地老天荒。我看见了你眼中的泪花,你紧紧地抱着我,我感觉到我快要窒息得死掉。半响,你说,你等这一句话等了八年,等了八年……
  我们就这样相拥着,顾不上路边的行人,看不到别人的眼光,也许,这就是幸福的开始。

  篇五:待繁华,谁共我地老天荒?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度;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了旧日的光泽。
  ——仓央嘉措
  风过去,卷我思绪千缕。流年的梦,悄然滑入岁月的轨迹,迷失了那短暂的停留。有谁知晓,这湖心的秋水愿为谁而绿?我参不透,似乎永远也不会明白,这茫然无期的痴痴等待,是否只为在我梦想的绚烂里,在花飞漫天的开端,撇下一抹仓促的驻足?忘了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点点离碎的往事锁着万千过客的只言片语,举手投足。却要叹息一个跌撞的不留神,便晕开了客尽人散的收场,只剩一盏拨乱心丝的残灯,在彼岸摇曳着自惭形秽的烛光。待到记忆零落成几帘风絮,弥漫纷飞之间再不见一许温存,那么,除了空白,我们又会剩下什么?
  有情的岁月里,那是谁在续演?无情的季,那是谁在伤悲?我的世界荒落一片,唯有孤独寂寞一篇。一双迷离的眼眸,一颗破碎的心,深深的思念是对谁的慰藉?
  三生眷念,四季无言,岁月变迁,寒冷的黑夜,孤独的思绪,无穷无尽。长路归来之际,却是苦苦的忍住泪水,藏着忧伤,无法言语的悲哀,只能化为一世幻灭的遐想,寄托在遥远的天际,让美好融化成千丝万缕的柔情,晶莹的泪滴,冰封住离愁别绪的沧桑。
  我长跪佛前,不为别的,只为自己割舍不下的一腔情怀,就当是尚未读破这份诀绝得不堪勉为勾留的执着,等待看那几度斟酌后的萧索又是怎样的一番流水落花,那些掩埋在浅掘之地的美好,是否到最后只应该在渡口边遗我两行渐行渐远的波澜?
  茫茫岁月,悠悠情思,我似乎失去赠与这无尽的思念,空对着那个未了的凤愿,痴看廋月繁星,用冷漠去对待那些隐逸的美。不知又是谁的手,揽起世间朵朵尘埃,让无了结的寻觅,只得怅然端坐于朦胧之中,遥想几度天上人间。
  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此痴痴的等待,流逝的光阴染上了鐩锩的思绪,三千青丝褪去了往日的青色,蓦然醒悟间,我又得凭借什么去回答光阴的流度?
  红尘易醉,往昔如风。手执一壶浊酒,独对晴窗,吟片春花秋月,饮下千杯愁思,放下一缕情缘,解下万般情结,待繁华时,是否还有谁共我与地老天荒?

  篇六:倾尽年华,怀念曾经的地老天荒
  我们一生,可以遇见那么多人。不论爱与不爱,都可以在一起度过一生中的,一天,一月,一年。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好聚好散。然后,又和下一个人一起度过,又一个,又一天,又一月,又一年。
  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都该喜欢那一段时光,完成那一阶段该完成的职责,顺生而行,不沉迷过去,不狂热地期待着未来,生命这样就好。
  ——题记
  我有很多回忆是关于你的,可是你偏执的认为你不过是个路人甲。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出无头无尾的闹剧,我也会坚持到你退场后全世界黯淡下来的那一刻,执一盏小灯,站在回忆里等你。
  是对是错都已走过,虽然你不再是固执的你,我却也不再是流浪的我。因此,我们依然要怀着最深的眷恋擦身而过。
  对于爱情,年是什么?既是分钟,又是世纪。说它是分钟是因为在爱情的甜蜜之中,它像闪电一般瞬息即逝;说它是世纪,是因为它在我们身上建筑生命之后的幸福的永生。
  有些人很坚强,喜欢在流泪的人面前,开导逗笑,又无所不能,总是轻而易举地帮助别人解决难题,为了理想,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但面对自己的创伤,她们只会躲在角落里看着伤口变大,只有面对最信赖的人时,才会丢盔弃甲,委屈地流下眼泪。在哭过之后,笑着擦干眼泪,说,没关系,我可以做得很好。
  我可以在,很痛的时候说没关系。我可以在,难过的时候说无所谓。我可以在,寂寞的时候哈哈大笑。我可以在,绝望的时候说世界依然美好。我只是希望在,我开始抱怨上天吝啬的时候,有个人可以对我说,别太在意,我心疼你。
  如果可以哭,我也不想忍;如果可以自私,我也不想退让;如果可以懦弱,我也不想坚强;如果可以放手,我也不想继续执着;如果可以再重新选择爱上一个人,我还是只想再好好爱你一次,而且这一次,我不会那么轻易放手了。
  但遗憾的是,人生没有如果,过去的不再回来,回来的不再完美。
  爱是一种难以戒除的瘾。没有尝到爱情滋味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意志很坚强,一旦尝到爱情的甜蜜,就会一天天地上瘾,直至无法戒除。
  有些人之所以不敢再爱,不是因为真的对爱情绝望,而是因为对自己爱的能力感到绝望。没有谁不需要爱,没有谁不渴望爱情,不管他是上帝还是魔鬼。
  我难过时不喜欢说话,我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不需要安慰,我喜欢一个人站在窗边望着远处发呆,我喜欢一个人毫无目的的走着,一个人哭泣、一个人擦泪、一个人难过、一个人分担。看到眼前的视线模糊到清晰,清晰后模糊,反复不停。
  我以为终有一天,我会彻底将爱情忘记,将你忘记,可是,忽然有一天,我听到了一首旧歌,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因为这首歌,我们一起听过。
  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著,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
  有种东西,能忘掉的叫过去,忘不掉的叫记忆。
  一个人的寂寞,有时候,很难隐藏得太久,时间太久了,人就会变得沉默,那时候,有些往日的情怀,就找不回来了。或许,当一段不知疲倦的旅途结束,只有站在终点的人,才会感觉到累。其实我一直都明白,能一直和一人做伴,实属不易。
  很多微笑,明知道虚伪却还强挤着笑容;很多回忆,明知道痛心却还是无法释怀;很多时候,明知道厌倦却始终一成不变;很多放弃,明知道美好却始终不甘离去;很多渴望,明知道无用却始终想得到理解;很多束缚,明知道拉扯,却还是摆脱不了;很多事情,明知道结局却还是想停也停不下。
  这些日子,仰望天空,脑海中会浮现许多人的样子。一些人离开,没有归期;一些人离开,永不再会。好像只是我一个人留在原地。等待,或者怀念。怀念离开的人留在掌心的记忆,等待未来的人给我新奇。常常分不清楚,到底是物是人非了,还是人是物非了。
  我的世界,你不在乎;你的世界,我被驱逐。
  我想用我的全世界来换取一张通往你世界的入场券,不过,那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我倾尽我的年华和时光,来怀念我们曾经许下的地老和天荒。你用尽你的青春和精力,去覆盖我们曾经走过的记忆和时光。

  篇七:撒一地的寂寞,许你个地老天荒
  夜微凉,凉到刺骨,凉到透心。黑夜里只有寂寞的味道还在四处散发。静的可怕的夜,只能听见自己呼吸的声,打个冷颤,告诉自己,睡吧,醒来一切都好。可谁都知道,那只是我们不肯承认现实的一个烂借口。我们一直以为我们自己很爱某人,也自以为是的以为,会有一个人也狠狠的爱着我们,可到最后,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都不得而知。有人说,两个人因为不了解在一起,分开时却又因为太了解彼此。这话,真的很赞同。所以,往往,我不太喜欢和别人说起往事,也不怎么愿意去听别人的往事,不管是开心的,或许,难过的。毕竟,那都已经过去了,历史没法改变,那么何不坦然接受呢。没有谁是谁的地老天荒,别认为别人会永远记得你,因为他也不知道永远到底多远,爱情,就像坐车,这站有人下车,下一站总有人要上车。
  晨起,对镜诉相思,回首处,恨依依。花落时,唯有凄清。把盏饮孤寂,雨纷纷,觅归程,路凄凄。红楼一梦,梦醒时,早已无他。多少惆怅事,终是人间不了情。
  遇见,我们以为找到彼此的归人,孰不知,遇见只为离开。你不是我的归人,而我只能是你的过客,曾经牵手的两个人,最终却落得个擦肩而过的无奈。回首,徒留一地的寂寞。地老天荒被瞬间的风吹走。从此,我们把自己武装起来,不敢再相信任何人,那怕TA怎么怎么的努力。我们始终没法打开沉封已久的心,害怕又一次的伤痕累累。
  你说:幺儿,我会一直陪着你;你说:幺儿,是否,我们不该相遇;你说:幺儿或许,我们该早点相遇;你说:幺儿,如果跟我在一起,让你那么难过的话,幺儿,那你离开吧,我不怪你;你说:幺儿,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希望我们没有遇见……你看你,都在说些是你呢,把我的泪水惹得像是绝堤得水,挡都挡不住。能遇见就是缘,哪怕就匆匆一眼,我们注定要相恋。亲爱的,现实本来如此,残酷得赤裸裸,现实不允许有如果。可是,亲爱的,不是我们不该相遇,不是跟你在一起有多难过,而是我们都在逃避现实。或许人生就是一次次的离开一次次的遇见,如此循环着。任由我们怎么也无发改变的事实。
  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寂寞狂长。我打开落寞的心情,用我寂寞的笔想要书写我寂寞的心情,可是却发现提笔未成书,泪早已千行。无边的愁思一筹胜一筹,四面苍白的墙壁,在夜里显得更加苍白,而我苍白诉说现在,在这寂静的夜里,墙壁成了我忠实的听众。
  人说孤影对残烛,独怜伤情处。可是,我连残烛都没有。只有寂寞,满地的寂寞,围绕着我,我想走出去,可是早已没有了路口。我像个犯错孩子,希望有人哄,有人安慰。只是,好像,这些,都只是我想想罢了。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真的不该相遇,我只知道,爱你就要地老天荒,天涯便是咫尺。不说永远,因为没有认知道永远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没有人知道永远到底有多远。那么,亲爱的,来我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

  篇八:静静谱写,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一个人看杏花烟雨,星辰安谧,忆梦回潮汐,续繁花痴迷,回想那年花季,太多画面描绘着分离。
  一个人谱写凄美的诗篇,笔影勾勒离苦间,思绪浮空挂心弦,墨迹淡描纸上签,注落孤影成荒年,几笔挥划之间,泪释模糊从前,蝶恋花祭奠相见,痴情能否会留恋?被撕碎的流年,笔画再写不出曾经的画面。流云满天,执笔描绘轻雨烟。文字对眠,孤声撰写人事迁。
  一个人醉笑,不诉离伤,三杯两盏烈酒,浇不灭一世惆怅,窗外灯火阑珊,伴随孤寂独自彷徨。如若花事弥漫,宁愿一个人选择遗忘;如若曲终人散,宁愿一个人醉笑散场。
  一个人看繁华落幕,阡陌在这伤感的尘途,思绪总是在踌躇,该不该停下脚步,去寻找一种退路?习惯了没有人在乎,习惯了一个人时的无助,习惯了寂寞所有的孤独。
  一个人续繁花似锦,烟花飘逸,静静等待斗转星移,漫天樱花依依,几许寻觅?一轮风花雪月的沉寂,在心底无法决堤。静静地回忆,静静地想起。烟花消失在那一年花季,故事在那一年流离,繁花痴迷,春秋记忆,还有多少真实经得起离弃?
  一个人徘徊原地,寻找曾经的那一种熟悉,花开花谢的思念里,是否还有你留下的痕迹?那些久远的记忆,随着年华而尽弃,那些模糊的情谊,变得没有些许意义。
  一个人迷途不返,无论前路多么的迷茫,寻找一场花前月下的浪漫,静然守望,等待花绽放。冰冷驳落的月光,照落在早已凋零的花瓣,花前月下念念不忘的芬芳,跌碎在古老的三生石旁,错过了那些年的风华时光,蝶恋花早已淡抹了绽放,飞鸟折落了翅膀停泊在另一个远方,谁还在留恋这悲戚的浪漫?
  一个人无声低唱,弹奏着没有旋律的乐章,低调的华丽抵不住漫天的迷惘,吞噬着一个人仅剩的浪漫,音符拼凑出一曲童话里忧伤,回荡在年华初始的乐堂,静静流淌,静静弹唱。
  一个人弈盘对局,风起云揽,方知子尽局已残,落日红阳,谁曾得到伊人相伴,对弈棋场?花不解语,孤不抵殇,庭前花落棋盘,一世定局已央。
  一个人写一段故事,心情起伏的执笔,记载着青春仅存的气息,找不到字里行间记载的美丽,故事静静沉寂,或许,感情只是当初的一场游戏,谁都没有用心珍惜,最后都留下笑容背后的哭泣。
  一个人执迷不悟,追寻漫天雪花飞舞,秋暮冬蜀,寒霜飘落楚楚,便胜过悲戚无数,谁曾不知所殊,卷入相思迷雾,步进红尘路途?相离若苦,彼岸花花残叶枯,逝去就永不追逐,天边静美的日出,如今早已薄暮,王子与公主的爱慕相继遗忘于江湖,不曾被记起的音符,回旋着繁复的孤独,无声低诉,苦思冥想的情愫,揭露了多少结束?时光的笔触,轻描淡写地覆盖了无言的落幕,是否还该执迷不悟?
  一个人随风沉浮,看透人间冷暖世故,葬身世俗,忧伤伴随着郁郁而终的花簇,凋零了结束,或许,是命轮的归宿找不到来时的路;或许,是风声湮灭后无情的变数;繁花依旧乱舞,落叶飘往冰冷的国度,思绪无法放逐,沉默算不算宽恕?居无定处,遥望一路忽略的尘途,多少画面只是云烟如述?
  一个人死性不改,往事重来,等待花开琉白,填充感情里失去的色彩,洪荒成灾,泪流成海,蝶恋花开尽一生的牵挂,错过了年少时的风华,能否在兜转轮回里找到真爱?
  一个人待岁月沉默,秋叶漂泊,厌倦了袅袅缓升的烟火,看透了光芒不变的闪烁,流年几何,是非过错,往事已经定格,遗忘或诉说,想起或沉默。走不出记忆的轮廓,一个人的身影太过单薄,只能充当一次缘分的过客,星光陨落,影影绰绰,满城灯火,解不了岁月的冷落。一个人揭一段记忆,那是一段没有花开的雨季,那是一场没有起伏的潮汐,时光埋没了过去,只留下一片残碎的记忆相偎相依。是我们的结局太多离弃?还是我们的故事不该有命题?破碎的玻璃,零碎了花季,飞鸟掠过没有声息的河堤。不能言说的秘密,逃出了记忆的缝隙,没有花开的雨季,竟是如此的静谧。
  一个人等待地老天荒,风月流转,残碎片段,画面中的相伴,飘荡在末世的洪荒,抹不去这万世的孤单,迎风蹁跹的白色花瓣,一片一片飘零于哀伤的挽歌深处离散,撕碎的流年,催泪的伤感,谁的转身,错落了一生的遗憾?梦醒时,记忆泛黄,没有了忧伤,你已不在彼岸,只剩下一个人,静静谱写地老天荒。

  篇九:斑斓若梦爱成伤,你已是我曾经遗落的地老天荒
  如何淡忘,遗落在萧索回忆里的牵绊。无法拼凑,将被时光沉淀的记忆碎片。朦胧泪眼,凝望心间永不忘怀的爱恋。颤抖的心,交织着哀伤而凄美的思念。用尽全力,悲嚎无边无际凄凉的哀怨。怎能放手,忘却随风纷飞甜蜜的期盼。
  风拂过窗台,吹动着几近残落的灵魂,即将被你遗忘的水仙,盛开着沉寂的娇艳。随风飘下瓣瓣清幽,带着早就化为痕迹的泪水荡漾空气中,荡起阵阵陈旧的涟漪。一首不知名的小调,编织成了黯然销魂的歌。在漆黑的夜里轻唱,化作天空无尽的悲诉。
  曾想,寻一方秋水于雨中,携手曾经的誓言,浅踏在漉漉阡陌,看淋淋清雨,洗尽纤尘,落尽繁华。也曾想,于一曲安宁中,找寻爱情的童话,抒写动人的篇章,刻下那昨日不变的笑颜。无奈一时的邂逅,终是换不来一生的厮守。冥冥天意,却铸就了一段孽缘。短暂的温存过后,一抹转身的重影,不再回首那段青涩的回忆。滴滴点点,落下只是那一粒浮尘。一世柔情缱绻成梦,只剩一季花开醉成惆怅。曾经的永恒,已黯淡了光芒。思念顺着长发滑落肩头,散落一地,再也分不出彼此。
  多少往事成空,多少旧梦随风,自问,有多少能成为永恒。迷茫,想念,心痛也唯有自己能懂。我把我的泪一滴滴的镶嵌在记忆里,不再计梦醒花落飘零。红尘多烦忧,几世愁,几世休?几世苍茫落心中?前生、今世与下辈子的纠葛,化为花开花落永不相见的悲伤。苦守在爱情里的执着,余下不得不去吟唱的凄凉诗歌。
  一直以为那些温存的回忆会成为彼此的依靠,殊不知,在瞬间已若纷扬的枯叶斩碎了纱月的帷幕,飞洒成泪,淹没了夜幕泛起点点粼光。花落人分,匆匆一往尘世,风吹枫飘,涕落半斗相思。几番柔情,几度闲愁,泪洒千杯酒酌,醉问伊人几时归。
  无意中惊醒睡梦,拭去满脸泪痕,却无法继续拥着流年忧伤入睡。朦胧之中,多少思念如潮,如今冷香犹笑。多少繁华锦瑟,如今飘渺成空。多少柔情缱绻,如今醉眼惆怅。犹如流浪于茫茫大海,在风摇雨坠中,寻找不到梦中的灯塔,感觉自己失去了方向,忘记了航路,忘记了身在何方。
  梦回处,一缕哀怨。痛彻心扉的思念,长相厮守的缠绵。月影间,心离人隔,昔日咫尺此刻退却千里,寄予相思于凭栏,终已难望。在那曲终人散的离别时,只剩下属于自己的孤独与寂寞。可笑,一季的记忆,一生的忘记。希翼的梦幻重叠的只会是绵延无期的忧伤。挽留,只在徒劳的慰藉,哽咽,留下枉然的愁绪。曾经那华丽的邂逅,成为往事,被风散去那旦旦誓言。
  烟花一场,轻负地老天荒,一世芬芳,残留满目苍凉,花事未央,只道世事寻常,背负信仰,空落花断人肠。
  夜色泱泱,难诉悠悠离殇,细雨濛濛,不见细水流长,云影茫茫,难画厚重沧桑,笑望天涯,已是寒梦一场。
  月送谁人别;烛冷疼我心。往事历历亦如梦,怎奈孤夜晚来风。天不更时,已成追忆,为何执意痴痴念情!望穿秋月,你不见,我已泪眼朦胧。送你一夕离别,留我千行余泪。泪影间,皆见相恋曾相识,满忆昨日红袖添香。前世错就,今生情逝,注定来世终无期。千年前的书生与千年后的白狐,只有天各一方才能淋漓尽致的彰显。不断为你的离去找着连自己都不愿相信的理由,不断为你忍受着别人无法理解的伤痛。不惧百年的孤寂,唯恐你诀别的离去。
  穿越曾经的誓言,静静浅尝那云卷云舒云晴雨飘的眼泪,才明白了那三生石上所谓的不老传说,早已随着泪水一起沉沦。清眸泪流,早已模糊,曾经你走进了我的梦中,现在却潇洒离去,所谓的前世今生,也不过只是一次无言的擦肩,啼笑人非。你的离去,我依然虚伪的祝福,演变成了对我漫无边际的残忍,嘶吼于心间的绝唱,为这孜孜不倦的痛处,添加了无数自嘲。心归月下,残红蜡泪,会于几时干?
  摄入在魂魄中的孤独,流淌于心底间的不忍,昨日的宝贝,今已陌路远,唯留我独自路过人间。悲,难以言表,痛,怎可形容,本是天荒地老的诺言,消散在天空纷飞的落叶里,埋葬风花雪月的爱情。伴随着寂寞,再尝生无可恋的无奈,飘絮染野,万千血泪,又为谁人言?
  如果有一天,我们有缘再见,你是否还能想起,曾说过的“永远”。再回首,岁月已是一去不留,我背屈了脊梁,你苍白了秀发。泌水板桥湖水倒影过我们相依的画面,已成为弥留在枕边的梦。青丝如梦,千年等候,只为破茧重逢。一杯浊酒话离别,倦倚鸳鸯弦,望穿千年,轮回百世,搁浅了一辈子的伤痕。月下为你抚弹一曲柔情,伴奏飘渺无声的浅唱,忆起你不变的容颜,在遗落的记忆中静谧绽放。不再感受,淡淡相思,浓浓的愁。知来生迷茫,却不知今世惆怅,留亦有意,走亦何妨?潇洒人生过往,一路相思多长?

  篇十:一眸痴意,等待地老天荒
  听着一首歌,沉入了一种心情,沉入了一段时光!一抹记忆,一抹情怀,一抹不去的力量,一抹自然交缠相惜的歌影情景。
  -——题记
  我把一段时光染上一种颜色,用一种纯白,我把一种心情静静渲染,用一种永远的温暖……是歌声带来一种心情,还是心情被融入了歌声,思绪在歌声里摇曳,天地间一切声音渐渐飘离,远去不见,耳边,只有一种声音在飘荡:“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心间……”
  还记得曾经最喜欢唱的一首歌《老男孩》里面的歌词:“梦想总是遥不可及是不是应该放弃,花开花落又是一季春天啊你在哪里,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会真的我……”每次唱起,有一种思念刻心刻骨,直叫人断肠,一段青春在苦涩的期盼和无尽的惆怅与思念中蹉跎殆尽。青春没有神采飞扬,没有灿烂如花,只有一份深紫色无法化解的惆怅和忧伤。回首青春,是一片雨雾茫茫。
  十七岁,遇到了她,那时,忧伤已然溢满眉目,一抬眉,一颔首,散之不去,挥之不竭,一个楚楚的人儿就那样疼了她的心,他发誓要一辈子照顾她,疼惜她,他听她唱:“回首看我一生,发现爱的旅程不完整,宁愿只爱一人,也不愿一生为情所困……”她听了,泪就留了出来。只是海誓山盟应犹在,无限往事化飞烟。渐渐的,她成了心里的一根刺,心里永远的伤。
  有没有一种爱能让你不受伤?茫茫人海,于万万人海中相遇,不曾相见,心有灵犀,是缘分,还是传奇,那天看到一个朋友的文字,摘下一段,以此共享:
  “我想说有一种爱,是心灵之间的爱,与肉体无关。这种爱,多会出现在高情商,理智的人中,不太被人接受。“默然相爱,寂静喜欢,”谁能明白这种享受?灵犀一点,纵有千言万语,淹没在彼此的心中。这种爱是一种理解,温暖,鼓励,信赖,是真的灵魂上的归属。在人疲惫的时候需要,寂寞的时候需要,迷茫困顿的时候需要,处于巅峰的时候仍旧需要。“这是一棵开花的树,长在你生命的隙缝,天长地久在你心里,只为你花开花落。”
  相爱容易相守难,如果人生可以从来,让我再爱上一个人,我绝不选择朝朝暮暮,耳鬓厮磨,也许就没有纷争,没有积怨,没有心伤。我要把那一段段时光染上一种颜色,用一种纯白,我要把一种心情静静渲染,用一种永远的温暖。我要把相遇凝聚成一份相知,凝结成一份简爱,伴我度过一生里无数寂寞无依的时光。
  “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茫茫人海,咫尺天涯,有的人隔着一座心墙,有的人隔着万水千山……今生,不要朝朝与暮暮,不要富贵与荣华,我只要一份简爱伴我咫尺心间,伴我沧海桑田。

  篇十一:许你一个地老天荒
  漂泊半生,情路几多坎坷,那些花儿开了又谢,那些人儿来了又去,碎念深处,我是谁,要期待的那一个到来,我终是谁宿命中注定的永远?你是我前世遗留在今生的那滴泪么?
  午夜已过,你还在酒店忙着明日的策划活动,发信息说今夜不回来了。许是呆在一起的日子太久,没有你的今夜,我像是一只放飞的囚鸟,最初想着尽情的在网上翱翔,放肆的抽烟,疯狂的下棋,玩的不亦乐乎去。做好了一切心理上的准备,忽然间却觉得是那么的乏味,那么的无聊。
  窗外下起了雨,轻敲在雨篷上,滴答,滴答,一声,又一声,宛如你的絮叨,合着夜风的味道,弥散在我的心上。
  掐指一算,我们已经走过一年了。区区三百多个日子,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或许太过短暂。但这一年,与你我来说却是那么深远。我们在人海潮流中相逢,我们不远千里赴一场曼妙之缘,相互在一起平平淡淡的静守流年。这一份平和,安宁而静寂,无需太多语言去诠释,无需太多表情去流露。一句话,一个微笑,一个无意识的行为,都让彼此之间心有灵犀。这份情没有参杂太多的世俗,经过了岁月的磨难,经过了懵懵懂懂的青涩,彰显出来的全是成熟的味道。
  确切来说,你不是我的唯一,但我想你应该是我的最后。多年的颠簸流离,与那些总以为可以天长地久的女子恋来爱去,一次次情感的付出,换回了一次次无以弥合的伤痛。回头望去,那些事已是过眼云烟,那些人散落天涯。流年匆匆,握不住时光的手,指缝太宽,时间太瘦,那些过往终是前尘。
  相爱容易相处难,两个人的世界除了温馨也会偶尔争吵。印象中争吵的话题都是你认为我与前女友的藕断丝连,或者我认为你已经剥夺了我的空间。其实我想告诉你,放弃的那一刻,我已经将前情旧事深深的埋葬。因为我清楚的意识到,我与她只是面对面擦肩而过的两列火车,从不同的起点交汇在一起片刻,瞬间便沿着各自的轨道,奔向各自的终点。即便交汇的那一刻是如此的短暂,却仍有一路的相思在悄然延伸,不是什么放不下抛不掉,那是因为人的思想不形同于冰冷的铁轨。
  我还认为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哪怕是两个最亲最密的人。这个空间不需太大,只需要自由。这个空间是一个心底的角落,无关风月无关情事,写下几笔,说上几句,纠结的东西得以释放,是一个郁闷的出口。我是一个有着健全思想完整灵魂的人,我不是也不想成为一只囚鸟。
  这一路走来,看似激情涌进却又平平淡淡。爱情,莞杂着太多的感情与唯美。婚姻是什么?是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走向同一个结果?如此甚好,至少有你相陪,躺在坟墓里也不觉孤单。佛说;与有缘人在一起,做快乐的事,莫问是劫还是缘。确然,你的问候,你的叮咛,哪怕是你的啰嗦,已渗入我的骨髓,而你的拥抱你的亲吻,早已成了我每天所要期待的习惯。你说我们之间或许隔着心的距离,需要慢慢的靠近。一年多来,我们都在走向对方,没走近一步,就多一份了解,没走近一步,就多一份爱恋,不管是谁靠近谁,只要一方不退却,终会交融在一起。爱,不是刻意用风花雪月的道具来编排从而演绎,就只是一朵茉莉花香的味道,清雅,悠远。只要彼此苦心经营,用真情来维护,爱情也好,婚姻也罢,总会等到一个丰收的季节。
  想我这样一个清贫的书生,该怎样给与你一种富丽堂华的生活?如何给得起梦想的天堂?岁月悠悠,许多的东西都经不起流年的腐蚀,我所能保持的,唯有一颗爱你的心,我所能给你的一句承诺,许你一个地老天荒。
  
  ---- 文章来源于网络

(责编:admin 来源:爱情文章)

爱读吧大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tybook@qq.com删除。